我说了我真没疯

第十章天柱苦,天下苦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神辉大道的周心妍 书名:我说了我真没疯

最新网址:www.lewenge.org


    许明有些懵,今天这是怎么了,怎么又错了?自己是彻底疯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吗?

    他反复回忆几遍当时的情形,才不是很确定的说:“不能吧,我当时听的真儿真儿的啊,肯定是披甲族。”

    郭妃烟点点头:“你说的没错,正式的公文里,你父母是发配到披甲族,他们也确实去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们只在披甲族停留了一个晚上,在那里办完了流放之刑的所有手续之后,便被人押解着,沿披甲族东北方向继续走下去,历时21天,进了天柱山。”

    许明差点儿从椅子上蹦起来,一脸惊惧,去哪也不能去天柱山啊。

    那可是天底下最艰难的去处,有人曾这样描述:

    天柱寒苦天下所无,自春初到四月中旬,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,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,八月中旬即下大雪,九月初河水尽冻,雪才到地即成坚冰,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。

    天底下就没有比那里更恶劣的地方了,一整年都没有好时候,那就不是人呆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太震惊,以至于许明现在脑子已经想不了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忽略了一件事,什么人那么大胆子,改变了皇上流放判决,把他父母送去了天柱山。

    闻不宣欺君,而这个人是抗旨。

    许明现在满脑子都是天柱山,不停在心里面跟自己念叨,没事的,没事的,父亲是金丹期修行者,一定会守护母亲平安,他们一定会好好的。

    他用自我催眠的方式,拼命打压心里的恐慌,才让自己稍稍安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,郭妃烟的话只会将他推向深渊。

    她只是稍作停顿,便继续说道:“从披甲族领地到天柱山的路上,你母亲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许明的情绪本来就是勉强克制,这一句话听到耳朵里,直觉血液沸腾直冲天灵盖,差点儿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噌的站起身来,浑身颤抖,胸膛剧烈起伏,气喘如牛,两只眼睛都快瞪出血了。

    许明伸手指着郭妃烟,手指头快戳在对方鼻子上了,声嘶力竭:“胡说八道!你凭什么说我家里人都死了,我父母怎么可能会在天柱山,我爹那是金丹境界的修行者,肯定会保护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空口白牙说的,我不信,你拿出证据来。”

    许明打心底里,希望自己是对的,也想别人认可自己的说法,如此,内心才会稍稍得到些安慰。

    他一回身,冲着叶青书喊:“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啊?说上京死一半人就死一半人啊?你们怎么什么都信?”

    许明可忘了,说出这些话的人叫郭妃烟,人的名树的影,郭妃烟名声太大了,她说出来的话不在于真假,而在于通照司不敢不信。

    当然,通照司也不是盲目的相信,自然是已经验证过,如何验证的,叶青书自不必说,他需要做的是回应许明。

    笑面虎这次没笑,他严肃的说:“我们验证过许家旧人的尸骨,毫无错漏,确实都死了。还有,你母亲当年确实已经死在去天柱山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通照司有明确记载,负责押送的人有六个,算上你父母一共八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场袭击中,五死,一重伤,两个轻伤。你父亲受了轻伤,你母亲是死亡的五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可能并不知道,你母亲是元婴境界的修行者,可沦为囚徒的修行者会被封印一身修为,不是你父亲保护你母亲,而是你母亲用卸甲秘术破开封印,保你父亲一命。”

    卸甲秘术,元婴修行者玉石俱焚的招数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是一种只有极少数人才会的邪法。

    修炼此法的修行者会一直停留在元婴境界,必要之时,元婴强行脱离肉身,在一刻钟的时间里,施术者的能力堪比合体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,此法一出,身消道陨,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四年里,许明每天脑子里都在做着无数种猜测,最好的情况,最坏的情况,他觉得自己都想过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想象不到平日里温婉的母亲也是修行者,比父亲修为还要高,他想象不到,许家如今只剩他和父亲还活着。

    听完叶青书这些话,许明噗通就跪下了,他想哭,但是没有眼泪,他想喊,没有声音,整个人连身体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大悲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许明才从嗓子眼儿里面几不可闻的道出一声:“娘啊…”

    叶青书心说,这位千万别出事儿,不然半城的人都要陪葬。

    他赶紧把许明扶起来,坐在椅子上,捋顺前胸,拍打后背,碎碎念一些节哀之类的废话。

    忙活了许久,许明才勉强有个正常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通红的盯着郭妃烟说道:“说吧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许明疯魔的这一阵儿,郭妃烟一直用担忧的眼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此时,郭妃烟担忧尽去,恢复平日里的模样:“这半城的百姓,你要接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不接呢?”

    “通照司不是善堂,就凭你知道这件事,就凭你亲眼见到我被关在通照司,你就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接呢?”

    郭妃烟成竹在胸:“你若接,此事全由你来办,无论成败,我保你重获自由,天上地下任你去,你想知道的一切,你想做的一切,任你施为。”

    许明知道,跟郭妃烟拧到一块儿,那是玉皇大帝脑袋上蹦迪,作上天了。

    可是,许明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了。

    许家为何被抄家流放?

    自己为何被关在青岗村?

    短短四年,许家之人为何都死绝了?

    父母为什么被带去天柱山?何人在抗旨?

    是什么人袭击父母,害的母亲殒命?

    若不恢复自由,这一切恐怕永远无从得知。更重要的是,到了如今,至少应该把父亲救回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选择,咬着后槽牙说:“行,这事儿我接了,你说吧,半城的人,六七十万之巨,怎么就要死呢?

最新网址:www.lewenge.org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其他书友在看:别人都在修仙,我在搞科技 星月沉 我们家祖传道士 一拳神僧 旷世风云录 大侠寒照雨 大夏扎纸匠 纯阳小道童 洪荒,从忽悠青年鸿钧开始 穿成炮灰后我和反派大佬BE了
热门推荐:大周仙吏 异世流放 论神殿的建立 一指成仙 丹宫之主 蛊真人 女帝直播攻略 天下第一蠢徒 采石记 神医废材妃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我说了我真没疯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我说了我真没疯第十章天柱苦,天下苦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我说了我真没疯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